爱情晚餐


擦完粉底霜才发现,原来皱纹已经爬上了25岁的眼角,清晰地让我害怕。

于是拼命上粉,一张脸白地如同敷了面粉,想必走一路定是烟波缭绕。

用水洗了去,昨晚刚用眼贴膜恢复过的眼袋又恢复到原先的模样,于是睁着一双睡不醒带着些些血丝的眼睛,挤公车,上班。

周而复始,每天,五天工作,两天读书。

在挣扎,这个都市的人永远都不知道疲倦,英语学好学法语,法语学好学日语,前几日还听说7岁的小邻居报名去学土耳其语,我惊愕地说不出话来。

进办公室,新来的小女生,把头发染的爆紫,可能用的染发剂还不是特别好,十米外都能闻见还未褪去的染发药水味道。

我说:“Samansa,你这也太招摇了吧,染成这样?”

——咳,染都染了,随他去了,才250,打折的,够便宜吧!

呵呵,是够二百五的。

瞅着老板没到,小女生晃着一直穿到大腿上的软靴走过来。

——tina姐,我昨天新买的靴子,好看吧,1500呢。

——你发疯了还是发财了?

——男朋友买的,管他。

——哪个?

——就是那天开车来接我下班的呀!

——哦老板的咳嗽声已经可以听到,小女生飞也似的回到座位。

我是不想知道她那么多事情的,可是整个公司也就只有我一个和年龄差不多的女子,用Samansa的话来说,和我交流是不会有代沟的。

老板进来时,看到Samansa想必吃惊不小,我感觉到他眼睛明显睁大。

送文件进去的时候,我听到他说:“你和Samansa说说,她那个头发啊……”

“说了,没用!”

他不再说什么,开始埋头看文件。

午饭的时候,Samansa又叫了KFC的家庭套餐,招呼我吃。

我笑,我减肥。

满世界的人都在减肥,包括我。

不是因为减肥所以不吃KFC,是我压根不爱吃那玩意,孩子的口味。

男友打电话来,还是那千篇一律的三句话:——吃了吗?

——累不累啊?

——记得滴眼药水啊。

乏味,真的很乏味。

上网,进SINA的Chatroom, Samansa跳过来。

——Tina姐,泡个帅哥下来玩啊。

闲着也是闲着。

我叫烟色如花对方叫秋水轩尺牍。

浪漫深奥的一塌糊涂。

不问年龄,我问工作,只对对联。

——昨夜依香阁对方说——今晨醉花醒——情切切,意绵绵,情意丝丝。

对方说——思愁愁,念迢迢,思念重重。

……

——对不起我要下了,上班时间到了。

对方说——1390*******

下午上班一直心神不宁,和男友相识后,在便不怎么上网聊天了,更别说和网友打电话了。

Samansa一直催我,打电话给他啊,约他吃饭,晚上去唱歌……

——吃定他了啊?

——你不打不打。

还未反应过来,Samansa那边已经抓起直线电话,柔音泛起:——我是烟色如花的同事啊。

——她不好意思打给你啊。

——我皮厚,没事,反正我又不认识你对吧。

——请我们吃饭啊?好啊!不过你要来接的哦。

我忙摆手,不去不去。

——她不去呀。

——哦,好,我帮你劝劝她哦。

Samansa捂住话筒,说,你不要我要,见见又死不掉咯。未等我回答,又抱着话筒开始说——那就说好了,我们在****路**大厦,5点下班,你来接哦。

Samansa挂完电话,我就觉得下午很长,对方会是个什么样的男人?他会不会是市斤无赖?

我说,Samansa我还是不去了,万一对方不是什么好人……

——你还真心狠呀,就是因为对方可能是是坏蛋你就更要去了,总不能我一个弱女子对付一个坏蛋啊,是好人,你就当交个朋友,是坏蛋,我们就把他抓去警察署。

奶奶的,说不过这丫头,我他妈的累。

五点差1分,Samansa电话响起——是你啊。

——到了?停车场啊,车牌几号?

——恩,知道了,我们就来哦!

Samansa冲过来,开始帮我收拾包。

我终于见到了,那个聊了30分钟不到的网友。

依在车旁温和地笑着,银白色的BS500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Samansa拉拉我的手轻声说:“象有钱人哦!”

对方介绍:“我是晖,我在淮海路全聚德定了位子。”

开车门,好车就是好车,我有钱了也他妈的买一部。

我估计Samansa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不停的吃啊吃啊,我和晖无话找话地闲扯着。

去洗手间的时候,我看到镜中的自己长发如丝,红颊如霞,原来25岁的女子在吃饭的时候是可以美丽的,我不禁大笑。

埋单的时候,我说,我来吧。

晖扬扬手中的信用卡和贵宾卡说,我可以打折的,还是我来吧。

车厢并不沉默,Samansa和晖说着并不可笑的笑话,我开始思念男友的怀抱。我说,先送我回家可以吗?

晖说,你有心事?

我说,没什么,我只是不习惯很晚回家。

一到家,男友的电话就进来了——去哪了?

——和朋友吃饭。

——明天下雨,多穿点哦。

——恩。

一直都是这样,我和男友已经没有什么情话好说了,只是那么简单的关心,却是那么实在的关心

第二天,Samansa蹦蹦跳跳地过来。

——Tina姐,你转运了,那个有钱男人看上你了,我给了他你的手机号码。

——啊?你怎么可以不经我同意就……

——干吗?我在为你的美好未来出谋划策呢,嘻嘻。

下午,晖真的打来了电话——晚上我接你下班吧。

——不,不用了。

——下雨了,就这样说定了,我在门口等你。

不容我说话,对方已经挂了,按号码打去,系统提示我,该号码为空号,想必是加密了。

无心工作,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时间就在无章的杂绪中过去,男友的电话打来,我今天加班,你自己回家小心啊。

以往下雨,他都会来接我的。

出大门的时候,我看见晖的车就停在门口,向我招手。

我说,不麻烦你了,我还是自己回去的好。

雨很大,会感冒的。

说的在理,上车。

又是吃饭,然后去了酒吧,只我和晖。

昏暗中,晖拉住我的手说,我可能爱上你了。

我说,你该爱的是Samansa,而不是我。

她只是个孩子,小孩子,我要的是一个温婉的女子做我的妻子。

我惊诧。

——我们认识才2天,说这个话是不是太早了?

——爱情来的时候,是没有时间观念的。

沉默,我保持着这种状态。

于是晖决定送沉默的回家。

夜不眠,晖——条件不错的男人,33岁,私营拍卖行的老板,如果他真喜欢我,或许,我从此就可能成为一个阔太太,买那些世界名牌服装,戴那些价值连城首饰,而这一切,是男友不能给我的。

男友打电话来了,雨很大,你淋湿没有?

——没有。

——那就好,早点睡啊。

——哦。

第二天,雨大,很大。男友来接我上班,我温暖的依偎着属于我的男人。雨伞向我这里倾斜,我清楚的看到男友肩膀的水印,那么湿,那么深。

我说,我很爱你,你知道吗?

男友说,我也很爱你。

晖还是来接我下班,没有任何电话,就那么自说自话的来了。

车开到衡山路,我说我想下去走走。

晖说,雨大,还是在车里好。

你带雨伞了吗?

晖说,我从来不带。

我笑,下车,撑起雨伞。

示意晖摇下车窗。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爱情是雨中的一把雨伞,撑伞的人总把雨伞往身旁的人那边倾斜,以至于肩膀湿透,而你,却连一把雨伞都没有。

离开,长发飞起,带进雨珠,很冷,心却暖着。
分页阅读:1 2 3 4 5 下一页
本页手机地址:http://m.qingh.cc/aiqinggushi/2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