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夏校园纪事——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凉夏校园纪事 >
更多

第八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校庆忙完了之後,紧接着必须准备的活动是第二次段考後的圣诞舞会。圣诞舞会可以说是展中上学期最重要的交谊活动,可以公然示爱、告白,可以携男女朋友出场,更可以打扮成自己喜欢的偶像去现一下。学生会并且会选出最佳化装、道具、服装等十种奖项,赠送纪念金校徽;其中最多人想得到的是「最佳配对奖」。据说每年的最佳配对奖得主都会幸福地守一生,受到爱神的眷顾,近叁十年来没有意外;虽然传说是美化过的结果,但有这种说法总是令人宁可信其有地向往不已,拼了吃奶力气也要成为当天的最佳配对。

所以,在准备期中考的同时,全校男女皆暗中开始准备活动。服装的制作、寻找男女伴,无不是想让自己在当天大出风头,被列入校园风云榜中的一页,永垂校史册中。

展中的校服不只分夏冬衣,一年四季都有制服,而且全都是请名家设计,每六年换一次。吸引全中部学子的欣羡目光。

一年四季中,罗蝶起较为中意秋天的制服。白色圆领长袖衬衫,红色背心套在外面,强调出腰身,而衬衫领口配着黑色缎带蝴蝶结;下身是一件红黑绿相间的苏格兰百褶裙,裙长在膝上五公分左右,配上黑色毛袜,是一种稳重中不失青春的颜色。有时天气较冷,可以配上一件白色风衣,在风中行走,会是一种飘逸的感觉。

当然,女生不一定要这麽穿,像方筝不穿裙子,穿上西装裤,配上白风衣,帅气得让男人相形失色,让小女生尖叫。

今日开会。才刚由另一所贵族学校出差回来的方筝大步跨入学生会,一身帅气就令人看傻了眼。

柯盈然捧住心,叫着:

「方筝,哦,方筝!你为什麽是方筝?」

「去你的。耍扮茱丽叶请向戏剧社报名。」方筝脱下白风衣,挥手一丢,风衣稳稳地勾在衣钩上。她看也不看,找了张空椅子坐下来。立即道:「「优华高中」想与我们合办今年的舞会。老天,「钦点」我去就是为了这麽点小事!无聊死了!咱们怎麽会与他们结成姊妹校?」她觉得自己像只被观看的猴子。呕死了。

「全中部只有四所贵族高中,人家自然而然会靠过来了。可惜没有一所学校像我们这里真正是学生自冶。」赵永琛摇头说着。

「会长,你的看法呢?」李应华接着问。

罗蝶起转着手中的笔。笑道:

「可怜他们小题大作的原因全来自学校只肯给这麽一点自主权,恐怕仍是横加干涉吧!方筝,你口中的小事,也许正是他们心中唯一能抬头挺胸的大事呢!特地请我们派你过去,也许就是要让咱们知晓他们学生会不是虚设的。想一想,也真是可怜。」

「那麽如果我们今年与他们合办,反而是缚手缚脚了,到时联欢会可能变为师长训话会。咱们还是推掉吧!」裴红叶冷淡地笑着,说出自己的反对。

方筝打开笔记,念道:「喏,他们呈给我看的流程企画。请一流厨师来办一流欧式自助餐。舞会开始,请双方校长说感言,述说贵族高中「高贵」的历史,传承未来的理念,然後各级师长感性谈话,再来学生会会长上台发言,并且请理事长开舞-哦,天,其他的我没记了,因为後半段我在打瞌睡。」

「明智之举。」江欣侬回应。

「好可怜哦,出公差去接受耳朵虐待。」柯盈然怜悯地看方筝。

「如果我们可以得到完全的主导权,合办舞会未尝不可,但优华的校长不好弄。」

方筝道:「就我所知,合办的计画是优华的理事长提出的。那家伙去年离婚後,以五十岁超老牛年纪,似乎想吃咱们校长这只嫩草。」

「咱们美丽校长的行情向来涨停板。」裴红叶笑看罗蝶起,接着又说:「咱们校长之女也不差哦!」

话一说完,众人表情各有不同。女生们是心知肚明的微笑,有点明了目前的状况,投给刘伯扬的眼光含着怜悯;男生们有的在笑,有的莫名所以,而刘伯扬的脸一迳青白交错,在他人注意下,直往记事册中缩去。

罗蝶起责难地扫了在座四大美人一眼,请她们自制,别捉弄老实人;可惜成效不彰,她只好在心中叹气。把话题导回正轨上,她道:「与优华的事,我会与校长商量,然後去他们学校找校长谈。虽是姊妹校,但一切以我们方便为前提。辛苦你了,方筝。」

方筝耸肩。翻了翻桌上的讨论事项:

「哟,下星期要开始去宣传了呀?」

「是的,选出二、叁年级杰出人士,开始我们一年一度的「亲善大使」活动。」罗蝶起抽出名单,让他们传阅:「上头共有一百名人选,我们圈出二十个,在中部五县市宣传。下学期就是他们参观学校事宜,连同下学期的事也一同策画好。」

所谓亲善大使宣传活动,也就是到各个私立贵族初中去宣传展中校园与特色,让他们在升学时能因了解这所高中而填写志愿考进来。这是每年学生会的重要工作,因为展中参与省联招会的考试,只提供一班五十人的名额,录取分数直逼省女中。招收五十人的「平民」名额附加全额奖学金,是为了争取升学率而设定的。以一年级二十班的人数而言。其他十九个班全以富家子弟就读的贵族初中为主,由展中自己招生,办入学考,分数比联招低了将近五十分,也就是说总分须考到五百五十分以上才能入学。以中部叁所贵族高中而言,展中向来是第一志愿,所以素质向来高;加上一流的师资、设备,以及俊男美女多、学生自治的落实,种种好条件使展中近叁十年来稳坐龙头宝座。而,每年展中派出的「亲善大使」巡回演讲,更是各个初中学生期待的大节目,也就愈见慎重的安排。

当然,身为学生会的成员也都跑不掉被提名的命运。

「咦,会长不在其中?」江欣侬不满地问着,

「我留校安排舞会的事。」罗蝶起笑得有丝阴谋。

柯盈然托着下巴:「去年你只是班代时就被破例以一年级的身分参与其中,为什麽今年反而不参与了?舞会的事并不是现在就非办不可。」

罗蝶起总不能回答她要安排父母重新结成夫妻吧?她只好答得奸诈:「我是会长,有特权的。」

当然,身为位高权重的会长想搞特权,他们这些成员还能说些什麽?随她去了。总之,他们同时也心知肚明会长深沉的心思必有所图。就拭目以待吧!

接下来的会议很快开完。

散会後,罗蝶起留下方筝。

「近来校园内很平静。」罗蝶起看着方筝,若有所思地开口着。

方筝爽朗一笑:

「我想你是要问我,为何邱预雁居然没有找你麻烦是吧?」

「是的。你就来替我解惑吧!」

「何必我解惑?你会留下我「审问」,可见你自己心中有数了。」方筝仍是开口道:「其实我也不过去找孟观涛,问他是不是正在追你,结果那个一脸酷样的男子居然连挣扎也没有地就点头了。所以我便告诉他,是男人的话,就不要让自己的女朋友受委屈。顺道的,我把邱预雁的恶形恶状,加油添醋了一番,转述给他知道,可想而知,他必然会负起男子汉应有的责任去斩妖除魔,所以,你近来的日子也就十分太平了;不过,听说对付邱预雁的人不止他一个,咱们班联会会长也相当正义地给了她好看。罗姑娘,好行情哦!」说完不正经地勾了她下巴一下,十分的挑逗。

罗蝶起吁了口气:

「你呀!鸡妈妈的妈妈!」

「什麽意思?」方筝明知故问。

「鸡婆!」

方筝不以为然:

「喂!如果追求的过程少了英雄救美,那这世上还要男人做什麽?」

罗蝶起叹气:

「可是你破坏了我的乐趣呀!」

「会有危险的乐趣还是少玩为妙,你找些安全的游戏来玩吧!免得你的黑马王子担心。」

可是,通常与「安全」二字有挂钩的游戏,其过程大多以乏味为前提,有什麽意思呢?谁还想玩呀?

***

再度见到孟观涛,是在风神高中的事件终於划下句点之後。

他在侧校门等候到她,以机车载她到孟家。

孟家的宅子在市南的郊区,以市北的展中来衡量,车行莫约有四十分钟。横越了整个市区。这还是以他重型机车来测速,如果搭公车,恐怕得花上一个小时还拐不到市南的边线。

所谓黑道世家的大本营,应该有怎麽样的气势呢?罗蝶起在车行中,幻想过数种模样,全是以日本漫画中出现过的来描绘。不管有多少种,其共同特徵应该相同,就是门口一定站了几个兄弟守门,然後夸张一点就是叁步一冈、七步一哨,才显得出气派非凡……

「女人,请让你的聪明脑袋休息一下,别再胡思乱想下去了。」孟观涛敲了下她的安全帽,才替她取下。

此刻他机车停在长不见彼端的白色围墙前,正对着的是一扇黑色铁门,密密实实地建了五、六公尺高,完全不能看到内部。这种情况与阳明山那些住在仰德大道的居家们相同。让人绝对窥不到内部。

孟观涛按了下右边门柱的对讲机,不一会,门自动开了,他没有理会机车,迳自牵她的手住里面走去。

她好奇地四下找寻着。

没有荷枪人员,没有守门兄弟,也没有恶犬养在四周。怎麽看都只是像平常富有人家的建:又因为这宅子建了莫约五十年,所以不能称为美轮美奂,只能说气派不减,沉稳而不虚华。

由门口走到大宅,莫约有五十公尺的距离,走道二旁种着苍劲的古松。走道的尽头建了座欧式喷水池,池内养着锦鲤。以圆环之姿耸立在门前。房子略有欧式风格,莫约有四层楼,占地一百坪左右,黑顶白墙,是简单俐落并且充塞男性阳刚的特色。

没有半朵花。这是罗蝶起唯一的发现。

「看完之後,有何感想?」他不急着进去,坐在水池旁,笑问。

「这里不住女主人?」她猜。

「偶尔。」

「或者没有女人说话的分?」她想起之前看过的别墅,其实也不见用心之处,几乎只是保持设计的原样,没有掺入任何个人喜好的变化。

「从来没有人为这种居家小事费心。在孟家从来就没有居家型的男人或女人。」

是的,他们是不同的,黑道家庭嘛。她笑了笑,没有再发表意见,只是感到诧异。

「一般老大住的地方,不应该有手下吗?如果敌人来犯怎麽办?」

「我父亲的两名贴身手下住在这儿,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司职。一个老大如果连自己也保护不了,还当什麽老大?」

她抬头浏览四方的高围墙,终於看到每隔五公尺处,在围墙暗处,有一些黑色小型的侦测器。从外面看不出来,里面倒是不难察觉。

「你们家人都不住在一起吧?」

「会有人知道我们在哪里。」

「那麽,今天你带我来这儿聊学校的事未免太慎重了?」她看到他,想找到一点答案。

他扬起眉,拉她起身住屋内走:

「你总有一天要住进来的,今日特地来参观看看正好。」

这算求婚吗?不,这只算是宣布。但他当真以为一切已成定局了吗?好狂妄的说词呵。恐怕他还得等上八年十年才会有所结果;如果他耐心够的话。

推开门,有叁名男子已端坐在沙发上。坐在上座的中年男子正是孟宗昊,他双手扶在拐杖上,拐杖直立在身前正中央,其气势无与伦比;脸上的笑意柔化了他阳刚的线条。而在他右侧方长沙发坐着的,是两个莫约五、六十岁的老者;犀利的眼光自始至终没有从罗蝶起身上移开。

「爸、二叔公、四叔公。」孟观涛打完招呼,落座在叁名长辈对面的位置,潇随意的姿态,自有一股王者之风,丝毫不逊其父。

罗蝶起挣开他手,找了张单人沙发坐下。心中多少有了谱,忍不住想对孟观涛翻白眼。居然安排了这种场面来让她「开眼界」,好荣幸呀!哼!

「小姑娘,近来好吧?」孟宗昊含笑地招呼。

「托福,还不错。」她也笑得假假地回应。

孟观涛笑道:

「爸,别逗她了,小姑娘也是有火气的。」

「好吧,先说昨天的事吧,我们才好拟对策去对付张家可能狗急跳墙的举动。」

看来内容牵扯到黑道的权力消长斗争问题,那,她坐在这儿又算什麽?罗蝶起肯定自己被设计了,孟观涛正是想让她从此无法与孟家撇清。

「对不起,我想回去了,你们的家务事,我不便在场。」她作势要起身,却被孟观涛改而抓了过去,让她跌在他腿上,并且牢牢地被他搂了住。

「不,你不许走。这可是你的计画,你参与有功,怎麽可以说走就走?」

她轻笑:「为何不行?孟家向来以侠义自居,怎麽此地是来得去不得的?」

孟宗昊介入他们的「打情骂俏」中:

「观涛,你就快说了吧,免得小姑娘坐立不安,要娶她入家门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还有得耗哩!冲着他们罗家欠我们孟家一个媳妇的事儿,还怕她不冠上咱们家的姓吗?」叁言两语,点出她得入孟家门的事实。这孟家,果然有当土匪与霸王的本钱。

可见罗蝶起有多麽得到他的赏识。

罗蝶起挣扎滑下他膝盖,认命地坐在一旁,暂不开口,让他们父子俩无法一搭一唱下去。首先得让孟观涛说明风神高中事件始末,然後让大家注意力别摆在她身上,否则今天这个虎穴可不好走出去。她得小心点才好。

孟观涛笑看怀中小女子一眼,才开始述说他设计张扬的过程。

其实这个构想必须由去年说起。

在孟观涛尚未转来展锋高中时,原来在张派的设计中,是打算利用一名老师值班时。窃取学校的段考考卷,并且打昏老师,嫁祸孟观涛。当然,要嫁祸他就必须约他出来,打昏他,并且拖到学校布置成是孟观涛偷考卷的模样,然後被正义的张派人马适时逮到;这样一来,不仅张派可以成为学校的正统老大,也可以让孟观涛不仅滚出学校,甚至还会因伤害罪而入狱。

但张派实在太低估了孟家人的情报网,也低估了四大金刚在学校部署的暗桩力量,早早已知晓此事,如果依照四大金刚的看法,就是索性将他们打个半死,完全歼灭,但,孟观涛却仍觉得时机未到,所以转到展锋高中,静待时机,观看学园生态演变,以及张家在中部地盘的扩张行为。

本来他还想再玩下去的,但张扬显然没他的好耐性,频频派人偷袭他。所以他想一次清完门户,才好安心去交女朋友。一来他在认得罗蝶起後,倏然觉得再与张家斗玩下去乱没意思;二来是他已不打算回风神,而风神已有新一代的崛起,没必要再与老一派人马斗下去,强占人出头的机会,何况他的「准」女友提供了棒点子,他哪有不用的道理。这下子,那票人全完了,甚至连张家都可能跟着垮掉,这算是风神高中旧一派势力的完结篇,功劳全该属於他怀中这名绝顶聪明的女子。

而追求这样的女子,是掉以轻心不得的,他当然得全心全意去应付她才行。

其实罗蝶起的计画也不算太毒辣,了不起是沿用去年张扬没用成功的计谋罢了。

风神高中的校长、理事长向来与张家有利益上密不可分的关系。罗蝶起了解後,决定善加利用。唯一的契机是一周前的大笔慈善捐款,风神的理事长同时也是中部某慈善机关的负责人,日前以救助智障儿为号召宴请了不少绅士名流募款,後来清点出金额是一千七百万元;虽说要救助智障儿,但款项是募来了,而钱最後的下落往往没人知通,反正人人都以为收款人会做善事就对了。而後来得知,其实不然,这笔钱後来都被分赃掉了,只有少部分是真正施舍到各孤儿院,为了不使人起疑,那笔钱暂时锁在风神校内的保险箱,想在事情过後再平分。表面上四处宣告已分给需救助者,做了善事,甚至还接受各界表扬,四处找记者陪他们去孤儿院拍照送红包。

那笔钱,就是罗蝶起所要设计的重点。

她也只不过要孟观涛找一个人去打开保险箱,将钱移到张扬常出没的大本营,也就是学校的体育用品室。然後再分叁方而去进行,一方面将张扬一群人引入用品室;一方面让理事长、校长等人发现钱被窃,然後发现到保险箱旁留下小偷是「张派」人马的证据,以为张家要黑吃黑,找上张家去理论;然後最後一方面是报警,不能漏掉的是派人跟踪校长他们到张家,录下他们争吵的过程,以便日後做为呈堂证供。

事情进行得太顺利了!因为保险箱内不只有钱,还有一公斤重的海洛因,这下子,一网成擒,全被抓了!爆发出了大丑闻。风神高中在一夕之间风云变色,私立校长暂时由政府接管;该被抓的,一个也溜不掉,只有张家的大家长及时逃走。目前要对付的就只有那几个人了。

谁敢相信这件轰动全省的社会新闻居然只是一个小女生兴致来时的策画:

中部第二大黑道势力,居然倒得莫名其妙,与孟家对立十馀年尚能生存,却在小女生手中兵败如山倒,相信那票人至今依然认为是孟家搞垮了他们,而死也不会想到全由一个小女孩「随便」出的点子。

当然,也不会有人特意去告知那些失败者真相,一方面怕他们全羞愧得咬舌自尽;一方面,谁也不想让罗蝶起有丝毫危险。对方只是坐牢,外头亦有党羽,还是全数留给孟家去对付吧!

目前知道内情的只有四大金刚与孟家人,而每一个人都共识着不让罗蝶起沾染黑暗的一面。

说完了,孟家那两位向来不动如山的大长者也面露惊奇,开始另眼相待了!

二叔公孟龙助咂舌道:

「不愧是大哥当年爱慕的女子所生的後代,不过当年连凤英可没有这般灵慧。还差了一些。」

四叔公孟龙训也点头:

「不错,不错,值得我们启用第二条祖训。」

祖训?听起来好有「威严」呵!那又是什麽东西?罗蝶起并没有兴趣追问风神高中接下来的事,反而好奇孟家的规矩。似乎比牛毛还多呢!

孟观涛笑道:

「在曾祖父涉身黑道以来,各种行为都下了规范,他们此刻说的是有关娶媳妇的规章;历代以来,我们共有两条媳妇训戒,不过向来只用一条。」

「哦?」她暂时不想动脑,直接等他解答。

「第一条的训示:如果要妻妾成群,就得娶拜金无脑美女;好处是後代形貌优秀,且男人可以专心事业。切记别为女人倾心,妻妾如衣,绝不专情。」

好特别的见解,孟家祖宗颇有自知之明!那,第二条呢?必是完全相反的吧?

孟观涛看她的眼大致也明白她想的。又道:

「第二条在叁代以前没有任何人用过,而我这个第四代,就非用不可了。因为是你。」

她睨他。说得好像她非嫁不可!

「我能不能拒听?」

「不行!」他大笑,很快地说了,并且是附在她耳边宣布:「第二条为:如果娶进门的,是因爱而结合,必须是聪明出色的女子,方可进门。但谨记,必得放弃多妻妾的权利,从一而终;做不到者,切勿对聪颖女子动心。」

「你还是启用第一条吧!」她建议他。

「才不。我遇到你,是我的幸运,也是孟家叁代以前的遗憾。」

「反之,叁代以前的幸运,也即将成为你的遗憾,你还是叁思吧!」

当事人的斗嘴逗得在场叁名长者开心大笑,笑容中,的确是有那麽点妒嫉……这些妻妾如云的孟家长辈,从不曾轻视过女人的智慧,也从不刻意去找寻聪慧女子,因为当他们开始有了生命中第一个无脑美女後,即宣告丧失了去拥有聪慧女子的权力。

其实聪明女子,世间很多,但聪明而不骄矜,慧黠而不尖锐自满的人却是少见。而孟观涛何其有幸,得到无比聪颖,却又赏心悦目的女子。

他们如何能不起欣羡之心?

也许,只能说,孟家的男人们眼光太高,高到无人可企及,才会索性找拜金女子来当伴侣,至少不必费心思,也不必招惹一些小聪明小难缠的女子来心烦。所以祖训只有二条,不是绝对的上品,就是彻底的下品;中间地带的女子,他们断然不接受。

他们倒是期待,一个真正有「女主人」的孟家,会步入怎麽样的新纪元,他们等着看。

眼前正在斗嘴的小男女们,在他们老一辈的眼中,看到的是更远更远的多年以後……

值得期侍,不是吗?

***

风神高中在近些日子成为中部各校讨论的大新闻;除了丑闻事件外,其太保高中新兴势力更是招人注目。张扬一派的人马垮了,四大金刚因为高叁的关系而退位,不再是龙头,当然一、二年级就会蠢蠢欲动,企图成为风神的新老大。各拥其王,形成战国时代。

这种事居然也引起展中学生来讨论了。

「照理说,二年级的曾国炫应该有机会当老大,他也挺努力打天下的,但人人都希望一年级的耿雄谦当老大。」

「为什麽?」江欣侬不怎麽感兴趣地凑和着问。

柯盈然却兴致不减地说着:

「因为他酷毙了!哦!他大概是风神高中那票横肉脸中唯一能站出来看的男人了,他才有资格接孟观涛的位子。对不对?蝶起?」

「天哪!这女人以貌取人。」方筝叹气地叫着。

裴红叶一边把她的菜分到另外四人饭盒中,一边道:

「说到这个,我才想到。这星期一不是「芳晔国中」来参观咱们校园吗?由我介绍,结果,我看到了一名好漂亮的女孩,如果她明年会进咱们学校,校花之名非她莫属。」

方筝咬着筷子,很兴奋道:

「我也看到了,是不是叫叶蔚湘?在她们要上车回去时,我抓住她问名字,拜托她明年一定要来当我的学妹,哇!那种乖乖的,美丽如梦幻湖的小女生,咱们学校还没见过呢!」她巴不得快些把校花之位让出去。

柯盈然笑道:

「你有没有把人家吓晕了?真唐突。」

方筝吐气:

「才没有,结果她身旁那只护花狼犬倒是防小偷似的瞪我,真可怜,来不及享受青春,就被人盯死了。」

罗蝶起仰首看向大榕树,此时她们五个女子正坐在草地上进行午餐兼「闲话时间」。

难得的冬阳,照得人酥暖欲酣,耳朵顺便收集一些新情报;近来大家各有事忙,只能靠午饭时间见面了。

「蝶起,你是我们一群人中最先谈恋爱的,说点感想来参考一下吧。」柯盈然依了过来。

「谈恋爱?算吗?我可有为情伤风、为爱感冒的病症出现?」她闲闲地反问。

柯盈然嗤笑一声:

「我们会对你的恋情有兴趣就是因为绝对的与众不同呀。要是平凡得与任何人没两样,我们好奇你做什麽?」

方筝接着道:

「据调查他本身已拥有大学学位,那麽他又何必在这边混高叁?想必是因为你了。」

「拜托,去年他入学时我与他根本不认识。」她双手交握,往上举起,高高地伸了个懒腰。没有半丝恋爱中女人应有的欲语还羞。

四双美丽得各有特色的眼,纷纷散发探照灯的热度,不放松地全向她逼视而来。

罗蝶起打了个哈欠:

「要说什麽?我才十七岁,而如果我将来要接手这所学校,必须上大学、研究所,并且拥有教育博士的学位才算资格符合,好吧!假如我二十六岁後可以取得这一切,我还必须去英国的贵族学校实习两年,回国当讲师或副教授两年。捱到了叁十岁有了资格与经历,回学校由教学主任做起,然後请我妈退休,我当上校长,那时也该是叁十二、叁岁的光景了。我算一算,有心娶我的男人至少要等上十五年。」

「哗!好高竿的整人法,你不会真的这麽做吧?」江欣侬一脸崇拜地看她。

「她会。但是课业之馀也是可以结婚的,喏,你妈不是生下你之後又发愤图强的吗?而且我怀疑孟观涛那个人会允许,就我所知他看来平日是像只睡猫没错,但一旦他相准目标冲了过来,就会是只印度豹了。全世界最迅捷的豹类!」方筝伸手拉过罗蝶起,笑得坏壤的:「他吻过你没有?如果没有,介不介意让我尝尝你的处女之吻?」

罗蝶起笑着推开她,这疯女人,又开始逗人了。

「好了,快打钟了,回教室吧。我真不敢相信你们已替我担心到婚事了,光是恋爱这档子事,八字都不算有一撇哩。」

柯盈然收好饭盒,勾住她手臂一同走:

「那是因为,我们都认为你很忙,忙到没空谈二次恋爱,所以一旦有爱情发生,当然是一次OK的呀!何况,每个人都直觉得认定孟公子锁定的女人,恐怕是逃不掉了。」

「如果他不想快些娶你,那他就是个大傻瓜!居然错过了稀世珍宝。」裴红叶轻且肯定地下结论。

其他女子们一致用力点头。

美丽的皮相不足挂齿,皮相下令人愉悦钦服的脑袋才是难得;聪明外露也不见得是好事,但聪明灵慧到令众多才情女子乐於亲近的女子,世间就少见了。

否则这四位集家世、美貌、智慧於一身的天之骄女为何与她亲近,甘心成为部属听从她的指挥?这些人将来可都是各大企业首领人物呢!而罗蝶起也只不过是个校长而已。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