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夏校园纪事——爱情小说吧

当前位置:主页 > 爱情小说 > 席绢 > 凉夏校园纪事 >
更多

第二章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

「宝贝,别动那麽重的东西。来,喝一瓶牛奶吧。」一瓶冰透的鲜乳空降在罗蝶起面前。

她仰起脸,看到立於身後那个英俊稳重、散发致命魅力的男子。他正一脸宠爱地低下头要狼吻她。

她一手接过牛奶,一手将他的唇掩住:「不要,有细菌。」

「有什麽关系,反正你是我生的,有细菌也死不了,一个月不见,你都不想爹地吗?坏小孩,不孝女-」在数落时,帅气中年男子季鸿范已成功地亲到女儿嫩乎乎的脸颊,笑得很猖狂。

但猖狂并没有太久,一双大脚丫在他身後偷袭成功,季鸿范被入眼前一堆纸箱中。

「死小子,你不想活啦!敢谋杀亲爹!」

偷袭者,正是季鸿范茹苦含辛拉拔大的儿子季濯宇。喝!好一张青出於蓝的帅哥王子脸。不仅是其父的翻版,又添上其母的优点综合,将来如果想不务正业,光靠这张脸就可以财源广进、吃喝不愁了。

季濯宇放下手中的大纸箱:

「爸,没事别乱亲妹妹,能亲她的人只有她未来老公以及我。」

「为什麽?」

「被你这老不修一亲,她还嫁得出去吗?走啦,楼下还有一些家具没搬上来,趁天黑前快把这个地方弄得像样些吧!」季濯宇拖着父亲往电梯走去。

季鸿范不放心地直回头叮咛:

「女儿,把现有的椅子、柜子擦一擦就好了,太重的东西不要动啊。」

啜着牛奶,罗蝶起笑着点头,见父兄都已进入电梯後,她才缓缓环视这层四十坪空间的公寓。拒绝了学校提供的宿舍,是因为流浪成性的父亲终於决定在此置产了,否则那会大肆购买家具,也将北中南各地堆置着的物品全打包了来。以往他们父子都是在各县市租房子,要走时拎一个简单包袱就上路了,不曾买过房子;此刻在中部落脚,看来是打算以这儿为长居之地了。

这种动作,她可以推想出几点原因,不过情况有待观察。

取来一桶水,打算帮忙擦拭家具,却在柜子旁的纸箱中发现一大堆相片。她蹲坐在地上,好奇地翻出来看。

有一本是父亲自幼到现今的成长相片。一本是哥哥的,一本是她的:在每次与父亲住时,他一定会拼命替她拍照,看起来狂放潇的老爹,其实是最念旧的人。母亲就没有父亲的仔细。不过,放在最下层那一本才有趣,是父母的照片,由学生时代纯纯之恋开始,到婚姻生活,然後是全家福,还有数十张婚纱照……好稀奇,离了婚,看似恨透对方的人,怎麽可能安好地保存这些相片?依电视上所演的公式,应该放一把火烧了才是;可见电视是演得太夸张了!

情况看来犹可为之。

直起身子将一叠叠的书依序排放上书柜,光是书册数量就得动用搬家公司两辆货车;幸好房子坪数还算大,以叁房二厅来规画,尚能住得宽敞舒适。

将物品全搬上来後,邢两位搬家搬到已成专家的父子在半小时内就将家具物品全摆到适当的地方,再以一个小时清扫完毕;其速度之俐落神速令罗蝶起赞叹不已。

「女儿,这一间是为你准备的,喜欢吗?」季鸿范迫不及待地现宝,拉女儿到一间粉黄色调的少女房。想博得女儿欣赏的一瞥,也好引诱她常来这边住。

罗蝶起不置可否地靠在门框旁,似笑非笑地扫了眼,最後眼光落在父亲脸上。

「怎麽样?很适合十七岁到二十岁的梦幻吧?」

她只是笑,笑得他心口毛毛的。

倒是与她共同在母亲子宫待九个月半的季濯宇比较了解她。

「老爹,我早就告诉你,妹妹不适合这些柔软没个性的色调,她是十七岁没错,但不见得十七岁的女孩都必须像个「蠢蠢」的梦幻呆瓜。你怎麽老是不肯面对现实?」

「身为一个父亲也有幻想的权利呀,一定是你妈把你带坏了。」

有父有母的最大好处就是发现子女有不合适的性向时,一律推到另一个制造者的头上算数;罗蝶起很怀念地记起今日早上母亲也是这麽推卸责任的。

季濯宇搭着妹妹的肩,吊儿当地问着:

「妹子,对於在下转入你们学校,身为学生会长的你,有何看法?」搬来中部就学时,K中的学生会长为了阻止他这朵「奇葩」外流,拼命说展锋高中的坏话,其中更是对权力大如天的学生会大肆批评;他那时才知道妹子在高中联盟会是那麽有名。

在教育当局的「德政」下,每年寒暑两季都会将各校的精英干部集合在一起做一次研习,让各校学生互通有无、交流一下,也让教育当局的长官慰劳演说一番。说真的,能在叁百多名学生中让人印象深刻,就是很不得了的事了,所以他肯定妹妹很有一套,她的出色绝不是因为校长是她母亲。

罗蝶起伸出食指指住季濯宇俊挺的鼻尖。

「列为重点人物。够看得起你了吧!」

「是重点优秀人物。还是重点问题人物?」季濯宇扬起剑眉,一点也不上当地问着。

她拨开他的手,走向客厅,神情淡然且揶揄。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出口却是威胁不外露的隐约。

季氏父子面面相觑,突然发现了一件大事,他们的女儿(妹妹)其实是厉害的角色,他们以前都没发现耶!那种冷静的神情、睿智精明的眸子,有那种谈笑间,强掳灰飞烟灭的气势耶!好强哦!

那麽,她像谁?

罗蝶起抿唇轻笑,觉得父兄的表情可以与呆瓜画上等号。明天之後,校园内有趣的事会更多了。

她等着。

**令

说来也好笑,父亲的公寓与母亲住的洋房只有五公里的距离,不知是无意或有心?不过倒是方便了他们兄妹的往来。

在父亲那边吃完了父亲做的爱心晚餐後,罗蝶起跨上脚踏车,悠闲地踩向木棉大道;八、九点钟的光景,市区正喧嚣,更映显得出这条路的清幽。沿着闹区外缘而建,可以观赏灯景,也可以呼吸森林的清新空气,又不致太暗;这条路可以说是成了展锋高中学子放学必走路线,也发展出几对纯纯校园恋。

这条长长的林道,可以通向贵族高中的上学路线,拐个弯也可以通向一所商职与一所非常有名的叁流高中。多有名?有名到专出问题学生;传说被全国各高中职退学的人全汇向这所高中!够猛吧!

她脑袋中突然想起,一年前转入的那个孟观涛正是从那边过来的。不知做了什麽好事,连风神高中都不要,急於将他扫地出门,

如果这学期太闲的话,倒叫以调查一下以打发无聊。

原本骑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就该转弯,她的家就是木棉道左侧五百公尺处别墅区中的一幢。可是前方几点星火与细碎的谈话声吸引了她的注意,於是她没有转弯,直直骑了过去。

停在放了四、五辆重型机车的地方。她放眼在林子间搜巡,虽然好奇心太盛不是好事,可是她今夜就是有这种好奇的心情。

有人在抽烟,有四名男子围住一名男子,旁边几位女孩的站姿像在看好戏。皆奇装异眼得可以立即参加化装舞会;至於那些男子都穿着黑色制服,那种中山装的款式一眼就可以看出是风神高中的学生。路灯照亮了五分清晰。与四名风神高中对立站着的是唯一没穿制服的人,树荫下,完全看不清他的长相。

这情况像是在打架谈判,还是商研大事?

罗蝶起放好脚踏车,也不准备找个地方藏身。就站在道路旁,路灯下;往往来来寥寥的车辆灯光偶尔将她的身影拉照得长长的。不必藏身,是因为她感觉到那几个风神高中的学生已发现到她,全凝目看向她这边。

「走开。」块头最大、莫约有一九0公分身高的光头首先冷冷地警告她。

走近了几步,那个立於树荫下的男子形貌已能看清几分。罗蝶起隐含深意的笑出上扬的唇线。

「叫你走开没听到吗?丑八怪!」站在一旁的装饰兼壁花甲也不客气叫了,眼下有可能率另二名姊妹上前解决这个外侵者。

「嗨,风神的四大金刚,久仰大名。」脸色自若,她伸出细瘦不见肉的手向四名男子。

显然,她轻易而正确的点名。让四个身高体重皆可轻易湮没眼前瘦小不起眼女子的男子们脸色丕变。

「你是谁?来这里做什麽?」四人中唯一气质略有文气的男子代表发言。

罗蝶起其实本来没有五分以上的把握,可是运气好是不争的事实,他们果然是太保学校地下集团的四大金刚;因为刚好四个人,又挺巨大的,没料到一蒙就中奖。

「方圆十里,大概没有人比你们四人更具看头了吧?难怪贵校的学生自治会形同虚设,完全没有作用。」

「你-」四个男人又逼近了一步。

「够了。今天到此为止,你们走吧!」

「但,张扬的事-」四人动作一致地转身。

树荫下的男子捻熄烟头:

「我说改天。」

「好吧,那明天老地方见。走!」中间的男子一吆喝,领着叁名女子一同上重型机车飙走了。

「你胆子不小。」

男子越过她身边时,丢下一句话,脚下没有停歇地往路边那辆重型机车走去。

原本想开口叫住他的罗蝶起,在瞧了他的背影良久,反而没开口。

直到他发动机车,嚣张的声浪咆哮着,她才淡道:「幸会了,孟观涛。」

在这麽吵的引擎声下,想必他是听不到的,但临走前,他突然扫了她领口一眼,并且锁起浓眉。

她顺着他的眼看向领口-是一枚绝不容任何人错辨的展锋校徽,并且是代表学生自治最高指挥的金穗章。

於是她笑了,还他挑的一瞥,然後头也不回地走向另一边她放脚踏车的地方。

他的机车往路的深处驶去,她往反方向的一头迎向灯火辉煌的另一片天地。

他们会再见的,而且很快。

***

很难想像这样的画面会是一「家」四口。

英俊潇的成熟美男子;美如太阳的致命大美人;集父母优点於一身的翩翩白马王子;以及瘦小不起眼,没面孔已很惨,再加上没身材的排骨架,配上沉重笨拙的黑框眼镜的女孩。

剔掉罗蝶超的话,会是如画的镜头;也就是说,她的产生是令外人难以想像的。各方说词中,也许只有季鸿范的说法最令人采信,也就是说:怀孕期间,坏哥哥抢了好妹妹所有养分,以及本来应该平分的优良基因。

哦,不过,以上的叙述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眼前是紧张的一刻,可能平安度过,也可能由此引发第叁次世界大战。

有两个人正在大眼瞪小眼,并且努力不要瞪成斗鸡眼,就怕少瞪一眼会灭了自己威风。

罗蝶起先放任那对为老不尊的父母去自生自灭,她拿出报到资料给季濯宇填,一边说明:

「我安排你到二年D班。还有,在学校之内。我们的关系只是同学,其他什麽也不是。」

「为什麽?」

这句话不仅是季濯宇问出来,连正在互瞪的男女也抽空问了下;可见他们的耳朵也没问着。

「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与困扰。」顿了一顿,她笑得有丝阴谋:「而且,在妈妈说了八百次「老公死了」的话之後,为了维护校长的威信,我们怎能让她因突然跳出来的前夫与儿子而毁了清誉呢?这也会妨碍到妈妈寻找第二春的。不是吗?」

校长室内的气氛丕变,两位年纪相距一截的男子同时看向美丽女校长,那种灼灼的方式,与其说是热情,还不如解释为威胁较为妥当。

「妈咪,一个爹就很多了,如果再来一个,孩儿我承受不起。」季濯宇搭住母亲的肩。

「喂!女人,摧残掉一个男人还不会遭天谴,再来一个,当心天打雷劈!」季鸿范丝毫不掩火爆的威胁。

当然,忙碌的老天爷没空理他们一家子的事。不过「闪电打雷」的动作,由人为操作也是可以的。

生平最恨被他人威胁到堂堂校长面子问题的罗大美人校长,冷声道:「原本我还不肯女儿列出这个条件,现在,我们白纸黑字写清楚。在这两年内,如果你们两人公开身分。或趁机毁谤我,那麽,很抱歉,再滚回补习班去欺骗落难学生的钱吧!而我发誓,两年内一定把自己给嫁了。」

「妈!」

基本上,季濯宇算是无辜受株连者,所以立即起身抗争。

「孩儿只是提供小小浅见而已,事实上你有没有编织绿帽子送人,是无关於我的。」瞧瞧,这舵儿转得多快呀!

「乖。第一节课快开始了,快到班上去给同学认识。」罗澄昀拍了拍儿子的脸。将他打发掉,然後继续与孩子的爹大眼瞪小眼。

在走出门之前。季濯宇突然想到身旁那个挑起战端却无事在一旁纳凉的妹妹,他锁着又浓又黑的肩,给她一个「为什麽」的眼神。

罗蝶起像是在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厚重的镜片隔绝了外人的探视机会,只做了个「请出去」的手势。

走出门外的事濯宇露出好笑的表情。这个学校,将是他更深去认识妹妹的地方,也许还能挖掘出不少有趣的事,一切慢慢来,他总会知道想明白的事,不急。

「蝶起,你也出去。」

罗澄昀发现女儿还粘在门边,不注意着还以为她已经走了呢!她不想让子女看到双亲互吼的场面,因为根据教育心理学上说,那会对幼儿产生一辈子抹灭不去的阴影-

可是另一个双亲之一,就忍耐不了那麽久了!

「你说!你干嘛到处去说死丈夫了?寡妇的身价会比离婚妇高吗?我又没有死!事实上我的生命线看来可以活到一百岁!」季鸿范抓松领带,拍桌子来助长气势。天哪,多年没有遇到这麽好的发管道,今儿个总算盼到了,他正想大展辩才消消火呢!

顾不得什麽狗庇心理学,罗澄昀霍地转身回吼:

「你死人呀!我说死「丈夫」。又不是死「前夫」,你鬼叫什麽?」真不明白这混帐为何总要惹她喷火。他们的婚姻就是这麽完的!

「都一样啦!目前为止当过丈夫与前夫的就只有我,怎麽分都没差。」

「你忘了两样称呼之外还有「奸夫」。」罗美人校长很快乐地提醒他。

「奸-」下一个字没有滑出来,他老兄已一手一边,提起大美人的两边衣领,面孔全黑、双眼喷火带冒烟:「你有吗?」

「你管我!你去死啦!」神准地一。

下一秒季鸿范已抱住膝盖哀号。天!这女人依然泼辣辣……好……好怀念哦!可是,头可断、血可流。绿帽不可戴!这件事情绝对要查明。否则他来这边当她手下做什麽?!

罗澄昀再度注意到女儿,这次可不会再姑息下去:「蝶起,回教室!」

「OK!」

带着笑容,她转身出去。并且带上门,站定了好一会,她抿嘴笑了出来。事情确实犹可为的。

胖胖的老书探头看她:「丫头,里面的核爆结束了吗?」

「不一定。」

王书笑得肥肉在脸上抖动:

「他们哪,从认识就吵,吵到现在还是,一点都没有长大。」

罗蝶起笑应:「是呀。」躬了下身,她转身往通向教室的穿廊走去。

王书扶了扶老花眼镜,自言自语盯着她背影道:

「不像她的双亲,可喜可贺,倒像当年的老夫人,所以董事长才说罗家未来有希望。唉……女孩子太聪明,也要看有没有人懂得欣赏呀!现在的男人都怕女人太精明厉害喔……」

***

当然,能不能顺利出嫁,不会是十七岁女生所会关注的问题,罗蝶起拿着行事历,勾下这学期第一件活动。

选班联会正副会长。由每班选出的两名班代表,基本上已可以无条件进入班联会,不过正副会长的产生则必须经过两次公开竞选演讲,以及在一星期之内到处拜票,由全校学生票选出来。算是热闹了,但比起学生会长的宝座争夺又逊了一筹,权力也不那麽大。仅是一个民意团体而已。

一如全天下的各种选举型态,多的是在公定期间之外先偷跑的候选人。

喏,开学才进入第二周。各式POP、文宣全在公布栏争奇斗。午休时间原本由广播社播放音乐的时段全给情商借走了,每日由不同候选人轮番荼毒全校用餐中的师生。吵虽吵,但因是选举文化的一种,由学生会设的投诉信箱也就没有接到太多封投诉信;想要热闹,就要有某方面的牺牲。

这日午休,借用播音室的是邱预雁,全校都知道最反对现任学生会长的人;她正口若悬河地抒发理念。

「就知道你在这儿。」

留一头帅气男孩发型的方筝甫走入学生会办公室就出口说着。

罗蝶起瞄了她一眼算是打招呼,复而又凝神向窗外,听着那耳朵躲不掉的声浪。

方筝一七0公分的标准身高,正好罩住她的瘦小。

「坐下来吧,仰着看你难过。」她挪出窗台的一半空地。

穿着体育制服的方筝一脚跨坐上去,大方而潇,并且配合她的气质,完全不会令人感到粗鲁。

「其实只要你也参选。他们都没胜算。」

「是呀,那就不好玩了。」

方筝纵声大笑,一掌拍上她肩:

「如我所料的答案!够味!」

「我想邱预雁会当选。」这是人人都肯定的事实。

「不,不一定。我来就是要告诉你最新消息,最近登上白马王子宝座的季濯宇在刚才宜布要参选!」

「为什麽?」终於有能令她料不到的事了。他想做什麽?虽知道他不是个安分人物,但初来乍到总有一阵蛰伏期吧?强自出头太急切,不合他的作风。

方筝勾了她下巴一下:

「他的狂言就是要取代学生会专政的地位,至少要让班联会站在平等的位置上,而不是成为学生会的附属单位。好狂妄的人,但,靠色相而言,当选也有可能;在我们这儿,成绩与能力加容貌是干部必备叁要素。」

嗤笑了下,罗蝶起探手向窗外,摘下一片榕叶,将叶片放入口中,咬下齿痕,品味叶身酸辣夹苦涩的滋味,再以食指与中指夹着叶柄把玩。

「你是笑你自己成了例外?」方筝有趣地问。

可以说,罗蝶起是此校创立叁十年来,唯一不是校花,却当上学生会长的异数。虽然这是一所男女合校,且男少女多。却不会因为这情况而使男人大大吃香。历届以来,少有男性当上会长,这奇特的校风,源起於全校学生偏重容貌出色的女子。每年选校草-白马王子的活动远远不如选校花来得轰动,男男女女皆偏重女色,再怎麽受倾慕的男性,全校愿意给的最高荣誉仅止於校草,或送入学生会当干部而已,但绝不会是会长宝座;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况被外校视为怪异难解。

学生会能坐大至今日的情况,不只是校方允许,也因为全校学生愿意拥戴这个机构;这情况下,会长所有的权力便更为他人所垂涎觊觎。

今年度的校花大选日相同於班联会投票日,被提名的校花候选人没有发言的机会,一律请摄影社拍下候选人的相片公布於校周报上,让学生票选。因为新校花还没有出现,旧任校花小姐邱预雁依然以校花身分横行;但也因她有校花身分却没会长头衔,益加显得丢脸难堪,尤其败在罗蝶起这个平凡女子身上!因此这次竞选文宣充满了抹黑文字,暗示这任会长动用校长威权护航,不名誉的上任,将自己说成惨遭陷害的无助女子。

直到午休广播时间结束,校园恢复平静,罗蝶起才拿出口中的叶子甩向窗外:

「规矩,是用来打破与创造的。」

方筝嘻笑而用力地搂住她:

「这就是我「爱」你的地方呀!没见过比你更有自信的人了!宝贝!」

差一点透不过气的罗蝶起努力地挣扎,想让自己有空气可以吸!终於找到她腋下钻出半个身子,才忙要好生吐纳一番,却因为面孔正对门口,而门口突然出现的人令她怔了下,忘了呼吸,也定住了动作。

是孟观涛!

他像是经过学生会办公室,正要往另一方向而去,却不经意看到什麽令他讶异的事而停住脚步。

他的表情很奇怪!

先是恍然认出了什麽,而後眼眶瞪大些许,脚跟动了一动,不发一言地继续走向他要去的地方。但别开眼眸的瞬间,罗蝶起看到了他脸上的一抹失望或-鄙夷?

她向来善於观察他人的肢体语言,进而八九不离十地分析出他人内心的想法。那麽,孟观涛在刚才那一刻以为他自己看到了什麽?

罗蝶起回神打量笑嘻嘻恶作剧成功的方筝,突然明白了-他以为他看到了一对同性恋者。然後他以为学生会成员关在这儿美其名为开会,保持至高无上的地位,其实都是在搞这档子事,并不真正在服务学生什麽的。

也合该他看到那一幕。四大美人闲暇之馀,以动摇会长冷静面孔为乐事,这事只有成员们晓得,反正她没有制止,她们那四个就不客气了。

高大的方筝最爱「调戏」她;精灵似的柯盈然喜欢无声无息「飘」在她身後当影子;清纯的江欣侬爱写情书给她,偶尔影印A级色情文章夹在她的档案中;冷的裴红叶唯一的坏习惯就是「拿走」她的眼镜当纪念品。只要稍不注意,开完会绝对找不到眼镜。这些都无伤大雅,目前为止,极少极少有机会看到罗蝶起失去冷静自得的神情。

「有吓到吗?」方筝很得意地问。

「你说呢?」她跳下窗台,想着想着,竟是感到好笑地直冒出笑意。

方筝也跳下来,讶异道:

「想到什麽好笑的事?做什麽笑得那麽奸诈?你又想陷害谁了?」共事一学期以来,她非常明白,能令会长抿唇而笑-介於奸笑与微笑之间,肯定是她肚子中有了什麽想法,为了那想法付诸实行时会见到的情况而笑!

「走了,午睡的钟快响了。」罗蝶起笑着勾住方筝的手,一同走出办公室,往二年级的大楼走去。

在经过穿廊时,她又看到了孟观涛,他正迎面走过来;看他书包勾在背後的情况,可以预料这位仁兄又要翘课了。

罗蝶起直直把目光揪住他,而他似乎正忙,一手勾住书包,一手正掏出呼叫器查看着,疾步而行,对周遭事物视而不见。但她等着,等他抬头望来的一刻-就让他彻底地加深印象吧!

在擦身而过时,孟观涛自然而然地因为迎面走来有人而抬头看了下,立即,他凝住了眼神的方向-

是她!

幸会!

深深地与他对望一眼,她充分表现出讯息。很礼貌地微一颔首,什麽话也不说。

他浓眉拧起,似乎为自己表现得弱势而自厌,进而迁怒於她,所以完全没有好脸色,只差没由鼻腔喷出不屑的一哼。错身过後,他的步伐急得像是忿!

好玩极了!罗蝶起双手背在身後,兀自笑开怀地踏着轻松的步伐走向教室的方向。

方筝急步跟上来:

「他是谁?我没见过。」她是编列全校学生资料的人,居然还有漏网之鱼没给他编到!怎麽可能?如果有编到他,那麽她绝对不会毫无印象!记忆力强可是她的长处。

「他没有填入学资料,所以你的档案没有,但你一定听过他的大名!本校这学期要整治的叁大问题人物之最。你说,他是谁?」

「孟观涛!」哇!闻名已久。

「答对了,方同学,进教室去吧!」在二年B班站定,她将方筝推了进去。

走回A班之前,她又回首看向校门方向。想着那个进入展锋高中一年,却与校内格格不入;离开风神高中一年,却偏与风神学生紧密相连的孟观涛。

那麽,他转进来这里,就有些难以理解了。这一点是她有兴趣的地方。为什麽?

至於,校风开放的展锋高中,这样没面子地任他人高兴翘课就翘课。那个高坐龙头宝位的校长大人实在太失职了,也是要解决的问题,否则日後学校的面子要往哪儿搁?

唉!才刚开学,事情就那麽多,真是

太、好、玩、了!

***

「你说。是什麽原因让罗蝶起拥有广大的群众魅力,得以连任两回学生会长?」

放学时间,同学全走得差不多了,各班大约都只剩下值日生在整理教室;季濯宇将垃圾打包,工作告一段落後,坐在桌子上问着与他共同担任值日生的王煌城。

转校生向来是受瞩目的,尤其是K中转来的高材生。不到一周的时间,他早混熟了上上下下,连隔壁班也有过来攀交的,可见他魅力之不癞,所以才在宣称要角逐班联会会长宝座时,立即有人自愿代他成立後援会,以及招募幕僚。之快速的,他已拥有一群虾兵蟹将。

王煌城一边擦黑板,一边回答:

「其实一年级上学期时,会长是不受注目的,尤其你知道,每年新学年开始,一连串忙的就是学生会长、校花、校草之类以容貌为重的选举。虽然说活动很多,可是想从叁千名学生中脱颖而出是不简单的!尤其你可以发现,由於一开学的活动就是以外表美丑为主的比赛,自然而然。全校的注意力会被带领到那方面去。这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多年来的传统是由-容貌再成绩再才干去评定。」

「哦,那她如今的地位又是怎麽回事?应该有一段故事吧?」季濯宇的好奇心更炽。

不料王煌城笑得别有深意,却不愿多说:

「等这次选举过了,你自然会明白。如果再不明白,我会告诉你。」

「如果我没耐性等那麽久呢?」被吊胃口是痛苦的事,他不喜欢丢出一个问题後却得不到解答。

王惶城提供另一个方法:

「那麽,你可以去校史馆的电脑中查看历届学生会长的纪录资料,那里有约略的记载,不过,因为此任会长尚未卸职。有没有完整纪录上去,我并不明白。」

废话!还不如去问老妈还比较快!

季濯宇又问:

「那。有人追求她吗?」

「谁敢?」王煌城哈哈一笑。抓起两大包垃圾道:「我先走了,麻烦你关门窗。」

「OK,拜。」

谁敢?这是什麽意思?因为学生会长位高权重而不敢,还是长相平凡引不起他人兴趣?

不管是什麽原因,他那宝贝妹妹在十七岁的青春年华没有人追就是事实!这学校的男学生都瞎了狗眼是不是!虽然这里盛产俊男美女,可是平凡清秀的小花也是可人的呀!

为了妹妹的面子问题,季濯宇很快乐地决定一件事!

一个女孩子即使没有在十七、八岁尝到初恋滋味,至少也要稍稍领受被人追求的滋味才算不枉青春呀!再不然也要顾一下面子!

他决定了!他要让全校的人知道,他在追罗蝶起!

瞧!他伟大的兄妹爱终於有表现的机会了。

上一篇 回目录下一篇